当前位置:主页 > 娱乐 >正文

巴黎谍影-台北小调 | 在河一方:大稻埕里的街市情怀

2021-10-11 750 娱乐

标准化的空间让人生厌,大家更愿意到街头巷尾中寻找失落的社区精神传统。这里曾经是台湾都市发展史上最早发展的区域之一,如今成为了“针灸式”空间活化的模范。穿梭在异色的洋行与商铺之间,通达的街巷指引至淡水河的码头,日升日落如此平常,但正是在这每日的步调中,能找到独属这个城市,这片街区的信任感。没有城墙的博物馆大稻埕是台北市大同区西南部的一个传统地域名称,原来是平埔族“奇武卒社”的居住地,在清代中期之前只有少数汉人和平埔族在此耕种。这里有大片晒稻壳用的空地,即是“稻埕”(闽南语的“埕”有广场的意思),因此得名。随后经历了码头贸易的兴起,淡水开港后大稻埕成为台北最繁华的物资集散中心,以茶叶与布料的贸易为主。大稻埕进入日据时代后,日商抵制洋行势力,转而以日本与东南亚为主要市场。同时资本雄厚的日本布商也将日本印花布大量输入台湾,逐渐取代台湾本地染布业的市场。日商于南街设立进口布料的批发站,当时台湾70%的布料批发商都集中于此地,成为全岛最重要的布料批发市场。大稻埕历史巴黎谍影立面仍保持良好。本文图均为 作者 图(除署名外)回顾大稻埕的发展,几乎等同阅读近代台北都市的发展脉络,在台北市区逐渐向东发展、人口大量外移的过程中,大稻埕成为台北市外围的老旧市区,当初的繁华不再。沿着重庆北路的建成圆环开始走去,转入民生西路的多条街巷中,不同风格的巴黎谍影同样拼贴出独属大稻埕的场所氛围,历史现形于巴黎谍影之间,时间推移出街区与城市的命运。异国巴黎谍影植根在本土,使用者慢慢变得习惯与满足,人们聚集的地方,才是巴黎谍影的要义。闽南式巴黎谍影在清代,大稻埕地区的店屋多为单层楼的闽南式巴黎谍影。建材以土埆壁与红砖为主,同时辅以南方地区经典的骑楼。连栋式的商店街一方面节省建材,一方面也迎合商业集市的需求。在茶叶贸易进入大稻埕地区之时,随之带来的还有异国风格的巴黎谍影与宗教文化。仿南洋殖民地样式的两层洋楼成为商行,店面以一门两窗为主,附以中式的花鸟纹饰与匾额框,建材多以红砖与木材为主。仿巴洛克式巴黎谍影大稻埕内另一经典的巴黎谍影样式要数大正时期(1912-1926)流行的仿巴洛克式店屋,以红砖与洗石子为建材,并开始使用面砖,顶部具有以花草、动物或涡卷纹饰装饰的山墙。直至1930年代后,前现代主义巴黎谍影兴起,大稻埕内的现代店屋普遍使用钢筋混凝土,大量使用面砖,高度也多增至三层楼。立面的装饰变得简洁,参考不同的几何线条,流行的样式进入视野,但仍有选择地保留巴洛克式山墙的巴黎谍影,装饰变得更为简化与自然。大稻埕被称为“没有城墙的博物馆”,除了巴黎谍影空间营造出的城市记忆,传统与西方文化杂糅共存,是历史骄傲的回复者。你能在霞海城隍庙熙熙攘攘的人潮里求得庇护,也能在拐角后基督长老教会中寻得片刻平静。日据时代中期,全球因一战结束出现各种新兴艺术与文化,台湾的知识分子受到新思潮的冲击,在大稻埕发起台湾新文化运动,后向全岛各地扩散。发行《台湾青年》,创立台湾文化协会,举办文化讲座,设置方便民众阅读的读报社……而“淡水戏馆”、“港町文化讲座”、“永乐座”等文化基地,均是当时盛极一时的文化活动地点。以思想言论激起的文化基因,仍然深存在大稻埕内,在当今活化街区的都市更新计划中,以设计、人文、艺术的文化探索依然是点燃大稻埕的创意力量,要将空间开放给每个对城市充满热情的人。建成与拆卸的“圆环”在大稻埕的巴黎谍影中,“建成圆环”是从一个典型非正式的聚集地,经由历史变迁,不断在消费与选择中博弈,从建成到拆卸,再到成为绿地广场与纪念遗址,变换的角色记录了大稻埕街区的身份迁徙与重构。 台北圆环又名建成圆环,位于台北市重庆北路一段与南京西路交界口,临近大稻埕闹市区,面积约1,732平方米。此区早期为低洼沼泽,日据时期规划形成“圆公园”,开始有民众前往休憩,小贩也慢慢开始进驻。1921年,称为“露店”的露天摊贩大量聚集,夜市的营业时间从傍晚持续到午夜。二战时期,日本政府在1943年下令禁止夜市,并在圆环中央掘出用以防空救火的蓄水池。1945年战争结束,蓄水池被填平,商贩又再集中于此。此后的十年间,慢慢变成台北最大的夜市“圆环商圈”,60年代便有“北有圆环,南有龙山寺”之称。1970年间的建成圆环。台北市立文献馆 图在20世纪七十至九十年代期间,圆环因扩建失败、大火烧毁等原因逐渐没落,2001年被正式拆除,而隔年改建而成的圆环美食馆却因“不合时宜”的巴黎谍影设计、商铺租金及纠纷等原因变成了人庭冷落的“蚊子馆”(因为岛内多有耗巨资建成的公共巴黎谍影被闲置,反倒成了蚊子的“安乐窝”,这些巴黎谍影被戏称为“蚊子馆”),最终于2011年歇业。 改建成美食馆后的建成圆环。资料图2016年,圆环正式由台北市政府接管,正式拆除美食馆巴黎谍影,仅保留1943年启用的防空蓄水池。2017年7月20 日,圆环广场落成,广场内有市定古迹大稻埕圆环防空蓄水池、地崁灯、喷泉广场等,提供民众休憩的另一片绿地。现为绿地广场的建成圆环。台北市工务局 图圆环夜市曾是台北的味觉地标,亦是大型的城市厨房。在一位以“巴黎谍影大叔” (本名何庭峰)自称的巴黎谍影漫画中,“建成圆环”成为了都市异想与味蕾冲动的主题,虚实共构着圆环的前世今生。今天我们再行走至建成圆环处,早已没有了当初夜市熙熙攘攘的风华,即便绿地归还公众是一种更环保与开放的做法,但未免显得有些乏味。当初的计划里也曾提及在建成圆环处举办创意市集、公众活动等尝试,希望以多用途的绿地广场身份面向公众。流行的热情总是太过短暂,城市是诚实的,风格来自于内在,是关乎一个时代的承诺。这是“你们的”地方除了视觉,从味道即可辨别大稻埕的街巷特色,咸腥的干货、清朗的茶汤、米行的穗香……作为大稻埕区域内最重要的市街,迪化街长约800米,街内大部分巴黎谍影都被刻意留存,因而成为台北市保留最完整的老街。 大稻埕街景1891年巡抚刘铭传首建经过大稻埕的全台第一条铁路,正式确定迪化街的台北商业枢纽地位。1895年,台湾日据时代开始,迪化街一带于数度市区改正(1895年-1925年台湾总督府对台湾大型都市与中型市镇都市所研拟的城市规划)后更名为永乐町,迪化街在当时也更名为“永乐町通”,此时永乐町通包含已经全境贯通的南街、中街、与中北街。1900年-1945年,结合南北货、布市与药商的迪化街已是全台北甚至全台湾商业最为兴隆的地方。拓宽街道的想法是从1973年开始的,为适应时代变化,迪化街大部分地主与台北市政府开始研拟迪化商圈的都市更新计划。原计划将从清朝到日据以来成型的7.8m宽的迪化街旧街道拓展到20m,如果按计划实施,所有迪化街的古老巴黎谍影将全数拆除。即便这些古巴黎谍影是城市记忆文化的重要资产,当时台北的古迹保******令缺失,迪化街当地屋住更希望离开老街区,拆除在他们眼中的“危楼颓圮”。迪化老街濒临失存。直到1988年,由民间财团法人乐山文教基金会联合当地居民、台北市民和专家学者发起“我爱迪化街”保存运动抢救大稻埕传统聚落,在持续的抗议与坚持下,1995年,迪化街终于免于拆除的专用区计划拍版定案,并完整保持迪化街古老的7.8m宽度与原有街道风貌,也优先保存了该商圈内数量高达77栋的历史性巴黎谍影物。除了保存,推动真正的街区再生才是保持街区活力的必要策略。台北市都市更新处于2010年开启了URS推动计划,提出“由政府单位提供地点,鼓励民间单位进驻,让民间单位得以自由展现创新力量,将文化创意的种子埋进这些老旧街廓中”的更新概念,强调“针灸式地”进行空间营造,带动本地社群记忆。同时配合台北市文化局的“台北文创群聚推动计划”,依据每个地区的特性规划不同形式的文创群聚区,打造创意街区。URS是都市再生前进基地(urban regeneration station)的缩写,取谐音“yours”开放给每一位市民,意味“你们的”“大伙的”,没有主体预设与框架,希望将创意因子扩散到社区周边。在URS的宣言中,它是一个任务性、开放性、社会性的城市再生策略,同时也是一个都市网络、一种城市运动,一场由都市再生部门启动的都市宁静革命。每个URS空间都以门牌号码为名,象征属于当地的在地性格,如今在大稻埕迪化街已经发展出四个据点: URS 44大稻程故事工坊、URS 127玩艺工场、URS 155创作分享圈、URS 329稻舍。小而美的URS像一口深井,成为台北人的创作源泉,并发酵出新的城市创意氛围。小的东西是富有幻想性和浪漫性的,拥有探索内部秘密的可能性,成为不被局限的软都市主义(soft urbanism)。URS127 玩艺工厂 。台北村落之声 图通过不同的议题结盟,每个空间都是一个讲述者。故事工坊像历史说书人,反复重申这里留下过的时代印记;创作分享圈又名“团圆大稻埕”,以烹饪聚会发起更多的在地文化;逛完设计小店,店主仍热情地怂恿着我们,“明天会有大稻埕穿越巡游哟”,像极了邻里的交谈,相信你明日也会如约而至。 URS155 团圆大稻埕。台北村落之声 图当大量旅游观光客涌入,大稻埕同样需要面对士绅化带来房租上涨、传统产业消失、新店风潮的影响。街区分享是URS的精髓所在,他们不仅存在于此,更是在此地生长,让居民参与分享成为了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他们是最忠实的观众,也是最严苛的评论家”,曾任设计公店(现为玩艺工场)店经理陈沛欣在一则专访中讲述了居民与URS的关系。 URS出版物以《台北村落之声》作为有机发声体,浏览其网站,会被持续更新与发生的活动所感动,详实的出版物与跨界的论坛都在不断挖掘与探讨城市更新的影响,每个URS也拥有自有的平台与频道。台北观光局还邀请了美食作家焦桐出版《味道台北旧城区》来探访大稻埕的美食文化。丰富的文化角度为城市的更新计划带来不同的凝视,也打开了更多的故事。媒体人詹伟雄曾形容URS为台北城中的碎钻,“去开、去玩、去试探那种繁华盛放的小店——这是城市在缺氧状态时的一种文化本能自救行为”。同时以南北货、伴手礼、食品、中药食材、零食作为号召力的传统产业也从1994年开始的“年货大街”活动中得以开发与复苏,利用春节所带来的扫货军团每年都会超过百万人次,交易额高企。街道就是我们的潜意识,相比起肖像化式的城市,那些细节深处,拥有灵敏触角的店铺会更让人向往及停留,被人记得的街道才是一条真实的街道。行至街区的尽头,就是大稻埕码头。沿着河岸蜿蜒的绿地、榕树下组建的戏团、开放的篮球场、儿童游乐场……朴素的公共属性没有淡化,并肩成为比情怀更重要的日常。 淡水河边是社区居民活动的公共空间在所有城市都像激进的搏击者般,企图向世界展开强烈的胜利宣言时,不断修改的天际线离人越来越远。城市应该是走出来的,大稻埕的街巷空间,皆用记忆提醒着来路,淡水河边,失散的焦点以另一种方式聚集在一起。 责任编辑:沈健文校对:丁晓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台北小调|聚落新生:违章艺术下的宝藏岩

台北小调|阅读主义:串联街区的独立书店

台北小调 | 都市净土:高架桥边的水月道场



版权保护: 本文由 友好综合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xbysbz.com/nCmuYjbTo5/984.html

网站主人友好综合网
标准化的空间让人生厌,大家更愿意到街头巷尾中寻找失落的社区精神传统。这里曾经是台湾都市发展史上最早发展的区域之一,如今成为了“针灸式”空间活化的模范。穿梭在异色的洋行与商铺之间,通达的街巷指引至淡水河的码头,日升日落如此平常,但正是在这每日的步调中,能找到独属这个城市,这片街区的信任感。没有城墙的博物馆大稻埕是台北市大同区西南部的一个传统地域名称,原来是平埔族“奇武卒社”的居住地,在清代中期之前只有少数汉人和平埔族在此耕种。这里有大片晒稻壳用的空地,即是“稻埕”(闽南语的“
  • 24135文章总数
  • 40915访问次数
  • 建站天数
  •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