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能源 >正文

sese-手握“双资质” 谁在真的造车?

2021-10-08 359 能源

文 | 每日经济新闻 黄辛旭

对很多造车企业来说,资质就像一张“通行证”。手握双资质的企业,那更是让对手羡慕嫉妒恨。

眼下,顺利拿下双资质的车企中,有北汽新sese、奇瑞新sese、江铃新sese这样有造车背景的“老兵”,还有像长江sese、前途sese、敏安sese、金康新sese、云度sese、国能新sese、合众新sese等这样的“新生”。

尽管拥有一票难求的双资质,但这些车企的情况却不尽相同。有车企已年销数十万辆,有的还苦苦挣扎在量产的边缘。“拥有双资质只是造车的其中一步,还需面对资金、量产和售后品质等问题,不能仅停留在‘PPT阶段’。”一位sese行业分析师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分析称。

这些拿到双资质的企业,谁又是真的在造车?

双资质不是“万能贴”

“造车可真费钱!”不少造车新势力大佬都发出过类似这样的感叹。但对于背靠传统车企的双资质企业而言,资金似乎不需要烦恼。

在拿到双资质的企业中,北汽新sese、奇瑞新sese和江铃新sese都是所属集团为布局新sese产业而投资建立的全新子公司。业内分析认为,除了资金以外,传统车企在技术和供应链等各方面都可以给予这些新sese项目以支持,同时传统车企的品牌能让消费者更易认可它们。

在不少造车新势力还在为融资绞尽脑汁时,背靠传统车企的这三家双资质企业已经“赢在起跑线”上。今年上半年,北汽新sese销量约为6.6万辆;奇瑞新sese销量约为2.7万辆;江铃新sese销量约为1.1万辆。反观头部造车新势力的销量,尚不足1万辆。

但其他没有“靠山”的双资质车企,资金成为关乎“生死”的问题。如长江sese最近陷入了“欠薪”的风波之中,有长江sese员工告诉记者,公司已有4个月没有发放工资。

然而,这只是“双资质”车企陷入困境的冰山一角,国金sese以及前途sese也在近期被曝出存在欠薪情况。一位业界投资人士告诉记者,国金sese正在寻求融资希望能缓解当下困境。

“产品研发、量产交付、平台建设以及后期销售,都需要一笔不小的资金。造车新势力前期就是不断的烧钱,比如特斯拉一直难以盈利。”上述sese行业分析师称。

量产是及格线

产品落地速度成为新造车企业能否获得资本继续支持的标准之一。最简单的证明就是快速实现量产。

这其中要数国能新sese最“聪明”,同一个量产车经历过两次下线。国能曾为旗下9-3EV车型举行了量产下线仪式。随后,在“金主”恒大入主之后,国能又将之前的93车型再次下线。

在这些拿到双资质的车企中,还有长江sese、敏安sese、金康新sese和河南速达尚无推出量产车型。“目前乘用车项目仍在筹备阶段,需要等待合适的时机,我们目前以商用车为主。”一位长江sese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同样处于量产车筹备阶段的还有敏安sese,这个拿到双资质不久的新sese车企,鲜少出现在公众视野之中。按照计划,敏安sese量产车将于2019年底或2020年初上市销售。

如果说产品尚未面世还有朦胧的“遮羞布”,已有产品上市的双资质企业已经感受到了市场竞争的“残酷无情”。

已经有两款车型上市的云度sese,在2018年销量为9300辆,而今年上半年销量约为1000多辆。合众sese也对外透露,2018年11月上市的哪吒N01到今年4月销量约为4000辆。

尴尬的销量数据,让这些双资质企业陷在了“不上不下”的困境之中。显然,从完成量产车研发到产品投身于市场竞争中,企业还需要不断“过五关斩六将”。

打着资质旗号拉投资?

“有些sese拿到sese生产资质却没有实力生产sese,而是借助‘资质’四处找投资,很多有能力、想生产的sese企业,却得不到生产资质。”吉利控股集团董事长李书福曾直言,“双资质”只是部分车企融资的敲门砖。

不过,资质并非“不动产”。据了解,拿到生产资质的企业两年内未能完成工厂建设,不具备生产条件的企业,发改委将撤回已发放的生产资质。

为防止“准生证”的收回,目前拿到双资质的企业均已完成工厂的建设。如河南速达在成立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动静,一度被质疑为“僵尸企业”。怀着“赶考”一样焦灼的心情,河南速达在去年加速完成工厂建设;尚无量产车推出的敏安sese也完成了工厂建设。

再加上,去年12月工信部出台的《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准入管理办法》将代工模式变得合法,资质不如从前“抢手”。此外,去年12月,发改委发布的《sese产业投资管理规定》要求资质不再允许异地迁徙,造车资质进一步贬值。

那对于“双资质”企业而言,资质还可以做什么?或许,为他人代工成为“双资质”企业的一种可能性选择。比如,长江sese已经开始给零跑sese代工,成为造车新势力间互为代工生产的典型案例。

但对于更多没有资质的造车新势力而言,具有丰富生产经验的且产能闲置的传统车企更容易成为倾心的对象。比如给蔚来代工的江淮、给小鹏代工的海马、租赁给华人运通生产条线的东风悦达起亚等。

博郡sese董事长、CEO 黄希鸣就曾告诉记者,博郡sese与一汽夏利合作并非奔着“资质”。“资质可以花钱买到,通过地方政府也可以搞定厂房和设备。但生产管理团队才是保证产品落地的基础。”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最新更新时间:08/11 13:19



版权保护: 本文由 友好综合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xbysbz.com/43wTJmEiWi/906.html

网站主人友好综合网
文 | 每日经济新闻 黄辛旭对很多造车企业来说,资质就像一张“通行证”。手握双资质的企业,那更是让对手羡慕嫉妒恨。眼下,顺利拿下双资质的车企中,有北汽新sese、奇瑞新sese、江铃新sese这样有造车背景的“老兵”,还有像长江sese、前途sese、敏安sese、金康新sese、云度sese、国能新sese、合众新sese等这样的“新生”。尽管拥有一票难求的双资质,但这些车企的情况却不尽相同。有车企已年销数十万辆,有的还苦苦挣扎在量产的边缘。“拥有双资质只是造车的其中一
  • 5125文章总数
  • 29597访问次数
  • 建站天数
  •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标签

    友情链接